中3

孩童的一場白日夢

我承認我是一個白日夢患者。

自幼我便喜歡做白日夢,常常幻想著自己突然站上那個夢寐以求的舞臺,然後在萬人矚目之下淺唱輕彈,一曲過後,默然接受台下的頂禮膜拜,或者獨自在一望無垠的沙漠中策馬奔騰,擁抱馳騁的自由……

有時候,我會指著電視螢幕上千軍萬馬的畫面跟媽媽說:“媽媽,我也要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江湖!”或者盯著雜誌封面上冷酷高傲的模特喃喃自語:“長大後我也會是這個樣子。”但最為鄭重其事的一次,是我跟家裏要了一個畫板,還有一支畫筆。

是的,我想做第二個神筆馬良!

從那之後,我便開始學習畫畫。人們都說萬事開頭難,的確,最初的我亦屢屢碰壁,有幾次甚至曾想過放棄,但最終還是憑著心裏的白日夢而撐了下來。

時光荏苒,慢慢,我的畫技有了明顯的進步。我學會了畫春風輕卷梨花,學會了畫小橋流水人家,也學會了畫追夢人在天涯……或許是因為年少無知,有時候想到神筆馬良,突然就會天真地問:“媽媽,為什麼我畫的東西總是一直安靜地睡在畫卷裏頭?我也想像馬良那樣,畫出真實的東西來……”這時候,媽媽總會似哄亦笑地撫摸著我的額頭說:“那是因為你畫得還不夠好。”而每每聽到媽媽這番話,我都會暗暗在心裏發誓:下一次,我一定要畫得更好!

或許你會說這是一個孩童天真的想法,但我知道,這是因為那個一直藏在我心裏頭的白日夢。

換上初中衫那年,我開始畫白日夢中的自己。偶爾會畫自己在霓虹流彩的舞臺上邁著靈動的舞步,偶爾會畫自己在美麗繁華的城市中用相機鎖住那些美好的瞬間,偶爾也會畫某天自己牽著情侶纖細的雙手,悠悠漫步在寧靜的河畔,一起聽著微微風吟,看著細流涓涓……

其實,那個時候沒有人知道我心裏頭居然多了這麼多大大小小的白日夢,而我亦不再像還提年代那樣,天真無拘的向家裏人傾訴,而是選擇默默努力,堅強地朝著那些白日夢的方向,一步一步的邁動。

我並不是厭倦了想像,我依舊夢想著長大以後做第二個神筆馬良,但我不再是一味地幻想,我開始學著蛻變,學著破繭而出,然後慢慢變成白日夢裏的樣子,因為我始終相信著,畫卷裏頭的那個人,一定會慢慢地走出來,然後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中,絢爛地綻放,而那個人,就是我。

或許,你會覺得這些事情只是一個幻想症患者一廂情願的、荒誕的想法,但於我而言,這些都是將會真實存在的東西,因為某個人正在追夢的路上,踩下一個又一個深深淺淺的腳印!

這,並不僅僅是一個白日夢。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