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然望見了草地上的落英

已然望見了草地上的落英
我尋了梨花而去。未到梨花前,白,指甲蓋大小的花瓣,一個個散落在草坪上。草地白綠相間。駐足觀望,哦,好大的一片梨花樹。“梨花淡白柳深青”想著蘇軾《東欄梨花》中的詩句。站在樹下,隱秘的風飄來甜甜的梨花香。我望著這春天的花朵,這兒一簇,那兒一團,掛在樹枝間。花朵嬌嫩美麗。黑色的花蕊,絲一般支棱在花瓣中間。花瓣簡直不可觸碰。嬌柔的花朵,哪裡招架得住一陣春風。風柔,花瓣落,像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第一次走進梨花,第一次賞她,猛然發現,這花的確是個尤物。梨花帶雨,用來形容漂亮女人哭泣的容顏,還真準確。

花瓣雨,是花瓣從空中凋零的飄逸之美。唯美的意境,充斥人們美好的遐想。在梨花園中漫步,在花瓣雨中行走,風吹梨花,花瓣紛飛,那才是雨。小,白,多,輕,柔,涼,密。那雨是傷感的哭泣。點點淚,滴滴情。

梨花是傷感的花。白居易曾用“一枝紅豔露凝香”形容楊貴妃牡丹花容之美,而用“梨花一枝春帶雨”描寫她淚流滿面,痛苦的心境。梨花,是等待,是別離。

劉方平在《春怨》中這樣寫道“紗窗日落漸黃昏,金屋無人見淚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滿地不開門。”夕陽西下,落日黃昏,滿窗的燦爛,是伊人歸來的時候。然,只換來,金屋藏嬌,獨守空房,靜守流年的寂寞。梨花的燦爛,還沒有為他開,就老去了容顏。一首春怨,一聲歎息,一簾寂寞。深宮中的女子,倚靠窗前,望日落,盼君來,想著心事,用絲綢的帕子,擦著淚滴。庭院深深深幾許。院中的梨花開了,謝了,一年又一年。想的人兒至今還沒有出現。深宮雖好,寂寞難耐,對於美若天仙的女子,不能不說是殘酷的等待。後宮佳麗三千人,得到賞識,遙遙無期。地上凋零的哪裡是花瓣,分明是女子破碎的心。

梨花的花語,純真的愛,守候,分離。任何的花語都是人們根據花朵的秉性賦予。梨花的弱不禁風,賜予她愛的孤寂。“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杜宇聲聲不忍聞。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春來,芳草萋萋,獨上高樓,遙望遠方,盼著遠方的他歸來。日日的思,夜夜的念。鳥鳴,驚了心,滴了淚。

一樣的黃昏,一樣的梨花,一樣的寂寞,一樣的守候,一樣的春愁閨怨。中國古代的女子,就是這樣,以寂寞之心,孤苦之意,守著忠貞。梨花,熬過漫長冬季,終於等到了春暖花開。盼來的卻是等待,在等待中逝去了容顏。生命最光鮮的時候,浪費過去。歎漫長守候,歎深閨寂寞,歎容顏老去,歎遠方的你,不知思念的濃。

梨花的輕,薄,像極了那些哀怨的女子,命是薄的,情是重的。難怪詩人筆下以梨花書寫愁苦之情。元稹的妻,那個叫韋叢的女子,大家閨秀,守著元稹,放下千金之身,受盡塵世之苦。等待他與自己相守,安享流年。等來的卻是病中,元稹與大他十一歲的薛濤詩詞酬唱。那個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的柳永的妻,十二年的婚姻,守了九年的寂寞。等來的是柳永在煙花柳巷與歌女一段段愛戀。湘靈,白居易一生深愛的女子,為他守著愛情,等來的是終身未嫁,孤獨一生。

梨花的慘白,註定愛寂寞。花瓣薄如蝶翅,註定青春短暫,紅顏易逝。梨花是深閨中的女子,等,盼,老了容顏,短了命。中國古代人物畫中,無論是清朝的曉寒圖,落花獨立圖,芭蕉仕女圖,還是柳下佳人圖,都是以孤獨女人形象出現。寂寞中的女子,不是雨打梨花深閉門,就是梨花滿地不開門。本以為,閉門不開,鎖住了寂寞,實際不然。現實中的門易鎖,心裡的門難封,只留下淒淒慘慘戚戚,怎一個愁字了得。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暮春,綠肥紅瘦,空山念遠。人生的短,與其感歎,與其在外尋花問柳,倒不如趕赴家鄉,憐惜那個為你守候,等待你的人。她的花容為你開,她的愛情為你守。她願,執子之手與爾偕老。憐惜值得憐惜的人,不要讓愛你的人等待,不要與疼你的人分離。相愛容易,相守難。守著你的女子,最值得你用生命愛一生。

在梨花樹下行走,聞香,賞花,想人。藍天下,梨花怒放。“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暮春時節,一場春宴,一年繁華,過眼雲煙。人生能有多少這樣最美的季節?




骨子裏的喜歡

骨子裏的喜歡
  
  不知不覺中就走進了秋天,而心卻不想長大,季節裏依然五光十色,我卻在角落緘默。想簡單的生活,活出自己的一片純色,隨風、自由。一個人靜靜的、傻傻的愛著自己,不願把淚燃燒成焦灼。愛情路上,我是自私的一個。
  
  選擇的路口、委屈總是那麼多,只有寂寞是完整的,向左向右、聽心的。在心的深處,把渴望當成孤芳自賞的花朵。日光傾城的暖,想讓靈魂著色,剝落那些浮躁的閃躲,而冰封的那些往事,已然安睡。再也撬不開、驚不醒。無論多難也會一直跋涉,彼岸花開是否可以修成正果無須計較了。
  
  花開花落,歲月染指暮年。也許看淡的平生、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不是神,簡單平凡的一個女人,就像這綠色裏的一抹清稚,跳躍生動的音符,三千癡傻孜一身、花開幾何終沉淪。歲歲朝朝盼春生,香榭滿地遺淚痕。
  
  靜水流深,花開無音。時光的波影捉弄著誰的眸子?剔除浮華的棱角,把潦草的心事丟進風裏。人說“情堪雋永”,我說似夢非夢。魂魄浮游半升騰,夢醉夢醒一場空,把心撕扯成一片狼藉。我居然霧裏看花、假裝雲淡風輕。
  
  花香不如陳釀、卻醉了我的腳步。有時候,寂寞是一種苦,我卻硬生生的一飲而盡。在熱辣的甘咧和醇厚裏、餘味著自己的醉生夢死。愛一些傷感的音樂,是打骨子裏的喜歡。那種隱約於與內心深處的孤獨,被輕輕撩撥,讓音樂安靜的親吻自己涼薄。寂寞如酒,濃烈的時候,心會焦灼到了發燙。
  
  看看風景、把眼睛裏的心事放在流淌的風中、翻翻書頁、把心裏的故事篆刻成不朽的詩文,兀自巍峨且闌珊。浮生度過幾許寒,入心入骨的人和事,偶有三三倆倆與記憶留痕,如花香一時,葉落一地。念之落淚,吟之墨殤。
  
  人生就是一場修行、經歷多了,自然看懂了一些塵世、也看淡了所謂的孤單。心性、心境怎麼能做到了無雜念啊。山還是那山,水依舊清澈湛藍。時過境遷的只有歲月中走來的人,閨門寂寂添華簪。寡然間、放下三千淩亂。生活原來如此簡單。閑來,寂寞是一種茶點,慢品細酌間一種淺淺的甜。幸福很簡單,不是擁有多少、而是計較不多!不可言,無須言、幸福源於對待和掙扎後的釋然。
  
  暖風吹柔堤邊柳,採擷青梅慢下酒。生平浮華多少事、都付金樽春色遊。安逸的下午,享受時光賜予的安寧與平和。此刻風過無痕,柔了發香,花開無語,暖了惆悵。地老天荒,紅塵與我是夢境裏的幻像,從來不曾真實。而如今沉澱下來的心情,思緒輕揚,如果可以就這樣一直走到夢的天橋雲裳。

曬著暖陽說著無關爾虞塵世的心底最質樸的話

曬著暖陽說著無關爾虞塵世的心底最質樸的話

偶爾牽住的手,碰觸的指尖,迸發的火焰,強烈如驕陽的暖流霎那直入心扉。這時,兩個人的世界,不是單調,而是充實;不是乏味,而是美侖美奐。

天地之間,日月之間,山水之間,兩個人的身影,兩個人的足跡。用腳步丈量人生長度,用心靈品讀人生曠味,用惺惺相惜無謂錢權的純真情感詮釋書寫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故事。一座普通的院落,一些簡單的物件。閑暇時,院中飲茶,或吟誦詩文,或聊聊心事,或敘敘曾經的繁華,或說說過往的輝煌,又或不語靜思,閉目凝神。兩個人,雲淡風輕不爭世事不驚不擾地相伴相攜走完人生每一天。雨天,可以隔窗賞雨;冬夜,可以緊緊依偎。枝葉掛著露珠時,一起呼吸最潔淨的空氣;當晚霞映紅天邊,再一起翹首等待星辰的出現。

太多人以為,浪漫,一定需要玫瑰、燭光、紅酒、禮物堆砌而成。一直以來,只純粹地希望愛人釆一束多彩的山花,或是編一只五彩的花環為我戴上,我便是這世上最美的女人!為愛人做一頓可口清淡的飯菜,看著他享受地吃完,我便是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冷的時候,有人為我披上一件衣服,最樸素的溫暖,也是最經得住時光驗證的浪漫!

沒有什麼可以帶走,又何必苦苦執著爭名奪利?塵歸塵,土歸土,又何必事事不放傷人傷已?每當身陷其中,便錯過了眼前的風景。每當執迷於此,便錯失了此刻的幸福!

不要紛擾,不要繁華,不要名利。只要兩個人牽住不放的手,只要掌心裏不變的溫度,只要一雙永遠能看見我笑臉的眼眸,只要兩個人一起走過的每個風景,只要兩個人在一起每一個此刻的簡單幸福!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